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身体的欲望和精神的渴望
身体的欲望和精神的渴望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身体的欲望和精神的渴望 我看到杨桃子趴在她雪白的背上,摇晃着、摩擦着,在对她说什么。她笑着摇首似乎是不同意,那黑亮的秀发跟着她的动作有些抖动。

  她的表情看上去却绝对不是拒绝,而是情侣间的故意为难。

  我不懂……

  杨桃子似乎在再三的要求什么。

  林茜最终含笑颔首同意,杨桃子从她身上下来。

  她慢慢的翻过身来躺着。

  她的脚是对着我的,所以她身体的一切都在我面前。

  它们想干什么?我在心里问这个问题……它们不是要骑马吗?这么躺着显然姿势不对……那个向炒糊了的板栗仁一样的小男人爬过来了,爬到了她那修长的两腿中间位置。林茜则配合着分开双腿。

  ?!

  这是个让人心惊的动作。

  这怎么看都不是那种骑马的姿势……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是应该从后面开始?马蹬呢?那个东西在哪儿?

  我之前并没有看过它们骑马的前奏。所以我以为它们现在作的,一直是那个禽兽般的前奏。

  我只能猜……

  而它们却在行动之中。

  因为杨桃子身材比较矮小。它在林茜长腿中间两人显得有着很大的差距。

  我心里在重复着这样的一个问题,林茜难道是打算这样跟它作??!

  她要用这种姿势?!

  她同意用这种姿势!?

  我有种不相信……

  我内心深处有个常识:有一些东西对林茜是泾渭分明的。就向她总是不同意我跟她用那种后入的骑马姿势,是因为她在乎我对她的看法一样。

  而她也从来不跟杨桃子用那些夫妻之间最常用的传统姿势。

  这是长期以来,我心里建立起的一种认知。

  就向她每次都会拒绝我跟她用那种她觉得下贱的姿势一样。这是她的一种绝对态度。

  杨桃子身体这时却在往后退。

  它的阴茎很长,它早就已经完全勃起了。

  它的动作让我不由自主的害怕起来。

  而林茜则把双腿弓起来,分开。

  那个动作顺畅的向刺在我心上一样。我的心里有一种尖叫,不!我不相信!!

  她强势也好,顺从欲望也好。

  我见过以前她们两个人的交媾过程。那是一种肉欲上的东西,就算是一种肉体上的疯狂。她几乎对杨桃子一直只是肉欲。

  爱情跟这毕竟是有区别的。

  向柏拉图式的爱情和苏格拉底式的情感跟纯粹的肉欲之间的差别一样。这在当初还是林茜讲给我听的。

  但现在眼前的一切却似乎正在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一切都不对……

  那丑小的男人此时并没有直接插入,而是,炫耀式的用那黑长的鸡鸡在那女人的两腿间的牡户比划着。

  它接着慢慢的将腰往前,那丑陋的龟头顶在林茜的牡户门口却故意挤压着向上滑过她敏感的阴蒂。我看到林茜的脸上有一丝皱眉然后有一丝陀红。

  那又长又丑陋的东西如同一条蛇一样,穿过茂密的黑色丛林。

  一直滑行向林茜的平坦的小腹。那东西竟是如此的长,它一直递伸到女人的肚脐。

  那美丽的女人的眼神此时有一种着迷的晕光。

  我感觉不到心痛了,就向某种重伤之中的麻木。我听到我心里在说:是不是已经没必要在在乎它们是用哪种资式吧……她出轨了,到这种地步……关心这些,不可笑吗?

  那么长的东西是怎么容纳进那样的身体里去的。就向一种物理学上的违反。

  林茜的眼中却只有兴奋,就向看到了一件极迷恋的玩具一样,双眼一直死死的盯着那正在自己雪白的腹部如丈量一般延伸的话儿。

  外面的天空阴暗起来。我镜头前的房间也开始有些变暗的感觉。风中有种要下雨之前的感觉。

  我身边会议室里正在讲话的老总也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房间里的大灯突然都打亮了。

  光线有些刺眼。注意力被拖回到了会议室里。我本能的抬头。

  主席台上的老总此时没再说话却似乎因为兴奋而正脸色发红。

  周围的员工们因为他的停顿,而迎合的鼓着掌。

  我根本没听清他刚刚讲了什么。

  身边的诺大会议室却都沉浸在高兴之中。只有我向一个黑色的怨灵在恨恨着我的某些事……“我们的口号是什么!!!”老总在讲台上突然双手拍着桌子喊。

  我周围的人们大喊,“面对市场要贪婪!要有野心!!!”

  曾经对于业绩一类的我是如此的在乎,此时我却没有半点兴趣。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我撑着头靠在窗台上,那台黑色的德国相机在窗帘内的一切无可阻拦的沉默的进行着……镜头前:林莤的脸很红,向一个成熟的苹果。

  她的双眼中充满了贪婪的光,就向孩子在面对着想吃的零食一样的贪欲。杏吧首发

  她的双手仔细的抱着自己雪白而修长丰腴的双腿。把膝盖顶在自己的胸部上,使两腿向上分得更开,也使她的阴道口开得更大。

  我坐在会议室里却觉得我的身体一直在往下沉。就向一段掉进海里的阴沉木。木然了却又不可抗拒的在往更冷更黑暗的深渊中沉下去。

  她们用的是标准的传教式资式,也是最正宗最传统的夫妻的作爱资式。

  我不知道是不是杨桃子刚刚的要求改变了它们之前的打算。

  她显然并不觉得那个在我看来惊心的姿势是不对的……柏拉图式也好,苏格拉底也好,爱情也罢似乎都不值一提……那雪白双腿的核心位置,黑色的耻毛隆起,中间那粉嫩的裂缝微微张开只有肉欲。

  林莤把红扑扑的脸藏在自己的一个膝盖后面,但是却露出眼睛羞怯的盯着面前那男人跨间那可怕的如同异形头颅的东西。

  瘦小的男人如同炫耀一样一脚跨在床上站着,就向一个登山运动员。

  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背后。那瘦小的黑色股下露出他向尾巴一样长的阴茎,他双手叉在腰间,并不用手扶自己的阴茎。

  跟他之前给林茜脱衣服时表现的那种废渣儿不同。

  此时他自信的如同一个征服世界的霸主。

  我看过的关于性的资料上讲:男人性能力的区分方式主要是看阴茎勃起质量。真正性能力强的级别,是阴茎不用手扶也能插进去。

  杨桃子的阳具就不用手扶,此时就向是一条吊车的吊臂。那东西就向有生命的活物一样能活动。

  那巨大的龟头,如同恐怖片中的怪物的头脖。不光能自已抬起来,还能上下左右调整方向。

  它很快的,准准的对准了那粉嫩的阴唇。

  林茜盯着那个丑恶东西的兴奋眼神,让我有一种茫然的没有边际的痛感。

  我仿佛在看某个生化寄生类恐怖科幻电影里的寄生场景。

  我知道会发生什么,……

  台上的老总声音洪亮气势高昂的讲述着明年的目标,“找准目标,找准焦点!走出第一步!”

  他的声音在会议厅里带着回声回响。

  镜头里,杨桃子那丑恶的龟头,在慢慢的接近林茜的门户,一厘米两厘米三厘米……那阴户在镜头前还没接触就渗出了一丝透明的汁液。

  她显然很兴奋。我心里本能的泛起那种对于最淫贱的女人咒骂X##X####……那丑陋的如同异形头部的龟头顶到了林茜的牡户。就算从镜头上,我也能感觉到那雪白的肉体猛的一震。

  她的兴奋和激动向打在我脸上的重拳让我有种晕……杨桃子瘦小的身板向前全部压在了它那畸形的阴茎上。

  巨大的龟头向一枚巨蛋顶着阴唇上,向一枚开凿机的头部,野蛮的想要把她分开。

  老总洪亮的声音在台上讲,“困难肯定会有的,但是要团队间通力协作。就一定能解决一切问题!!!”

  镜头前,女人温柔的抱着自己的双腿。她胸口起伏,应该是在大口的呼吸。

  杨桃子那巨大的龟头在那嫩红的阴唇上蛮力的想往里进……但这谈何容易。

  汗,慢慢的从那个瘦小的黑身子上流下来,

  我听到老总洪亮的声音在喊他最喜欢用的连续短句,“克服困难,努力向前,永不言退!”

  身边的员工也在沸腾吼叫着,“努力向前,永不言退!”

  林莤似乎在大声叫。我能看到她高挺的双峰上有汗,白亮亮的反着光。

  有更多的汁液从那道裂缝中流出来,向是一道伤心欲绝者的泪水……杨桃子这时却忽然把叉在腰间的手拿下来。

  我以为他不行了要用手帮忙,心中居然莫名起了一丝自我安慰的嘲弄,“那种小身板,终归是个废物吧……”

  结果他只是用那只黑瘦的小手擦林莤阴唇外的那些液体和汇集的白色污浊。

  柔软粉嫩的唇肉在他黑瘦的小手用力的擦拭变化了几下形状。

  它随手把那上面沾着的所有水和体液混合物,抹下来。擦在林茜雪白的大腿上。

  那动作就向是在弄它自己的东西。没有任何犹豫和试探的意思。仿佛在摆弄它的那辆旧自行车一样。

  我心里猛的有种爆起杀人的冲动。

  而林茜却没有任何反对,它们似乎已经有了某种默契。

  那种情况让我又有种自行车胎被放了气一样的瞬间灰心感……我记得不久前杨桃子在见到她时还是那种就算摸一下她的腰肢就如同偷窃一般的小心翼翼。我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处在这种状态。

  就只是因为她作爱输给了它吗?她就真的向一匹母马一样被征服了吗……我不能理解这些……眼睛有些泛潮,林茜在我的眼中向在水底一样不真实。

  她接着作了一些事,……她那修长的双手,慢慢的从双腿下面伸出来。

  到自己的阴唇两边。洁白的双手慢慢用力向两边掰开。

  这是个怎样下贱的动作……我就向在看着一个别人的荒诞剧。我真的很难想像这个在跟我作爱时坚决不肯背对着我,说这样子“不雅”的女人,居然会作出这么下作的动作。

  ……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我根本不了解她,她显然是知道杨桃子在干什么,她不光知道,还在努力配合它呢……我觉得我自己就向是一个纯洁的二逼……

  杨桃子显然受到了鼓励,精神似乎大振,那干瘦的小身体再次猛力的向下压。

  巨大的龟头受到的压力在林茜帮忙后,变小了一点。

  杨桃子全身的重量压上去,它那早衰而头发稀疏的头顶上有汗水顺着额头滴到了林莤雪白平坦的腹部上。

  林茜怜惜的看着那个瘦得向饿鬼一样的身材。她的双手跟着更用力的把自己的门户更用力的扯开。

  我向在梦游一般…听到老总在台上大声的吼叫,“团结一心,勇猛奋进!绝不放弃!”

  取景屏里,那龟头在摩擦力极大的情况下一点一点向里进。

  野蛮的就向正在开山打隧道一般。那种蛮力让人起了担心她会不会因此受伤的念头。

  只是眼前的那个女人却显然没有这种顾虑,她的眼中有一种兴奋的潮,就向那里住着一个魔鬼。

  耳边有同事们在集体喊团队口号:“有志者事竟成!”

  台上有人喊,“战天斗地克服一切!”

  而取景屏里:那坚挺的巨大的龟头最终在多方努力下挤进了林莤的阴道。

  我听不到她的声音,但能看出她软软的叫了一声。

  那东西进去了,在她的身体里了。

  她慢慢的松开了抓住自己门户的双手,身体缓缓倒在了床上。

  老总在兴奋的说他喜欢的连续短句:“做深、做细、做实、不动摇、不放弃、不改变、不妥协!”

  取景屏里,那条青筋爆起的黑色阴茎在继续的慢慢向下插入。

  就向《黑客帝国》里侵入凿穿锡安防护壁的巨大钻头。

  林茜显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那黑色的巨大钻头在慢慢的往下去,林茜的雪白下巴向上慢慢的翘起。

  她看起来如此的辛苦,我看到她翘起的白如羊脂的颈脖上满是浮起的汗水。

  最终的,她扬起的下巴和双乳向着天,形成了一个对称的三角弧度。

  那胸前雪白丰满的双峰。跟她的下巴合在一起就向汉字中的“山”字。

  我仿佛听到小学识字课上国文老师在用教鞭咄咄敲打着黑板说,“山,远看山有色的山!”

  会议厅里,不知道有什么事,所有人都在更热烈的鼓掌!
..........